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重生竹马靠边站最新章节!

    成亲第三日,这是个重要的日子,新郎官要陪新娘子回门。

    小两口起了个大早,匆匆用过早饭后向冷老爷夫妇请完安就带着准备好给温家的礼物用马车装着出发了。

    今日冷浩辰没骑马,与温凌琦一道坐在马车内,后面还跟着一辆宽敞的马车,陪嫁婆子和丫环在那上看着马车内的东西。

    马车内的礼品都是冷家库房中的补品、药膳及一些珍贵珍藏等物,宽敞的一辆马车几乎快装满了,任婆子和两个丫环坐在马车中都很挤。

    两家原本就关系极好,如今成了亲家关系更是近得如亲兄弟般,冷家送起礼物来不手软,再何况前日长子成亲收了许多的贺礼,手头上正松着。

    温家早早就等上了,听下人通报新姑爷带着姑奶奶快到后温老爷夫妇带着温凌风去正门迎接了。

    “小婿给岳父、岳母请安。”冷浩辰下了马车先向温老爷夫妇行了个大礼,然后又向温凌风抱了个拳,“大舅兄好。”

    温凌琦掀开马车帘子,笑着道:“爹,娘,哥哥,我回来了。”

    冷浩辰忙殷勤地搀扶着温凌琦下马车,然后指挥跟车的下人们将后面一辆马车上的礼品都抬进温家去。

    “你们周车劳顿,辛苦了,快进屋去歇个脚。”温老爷笑呵呵地将一对新人领进家,口头上还说着客套话,“回来一趟与我们说说笑就好,拿这么多东西来做甚。”

    “我爹娘说回门是大日子,不能含糊,你们都将琦琦这么好的娘子嫁给了我们冷家,我们送多少礼物都不为过。”冷浩辰一路笑着,他与温家上下原本就熟,加上中了秀才找回自信,说起好话来神情自然得很。

    简氏一直观察着温凌琦的脸色,见其气色不错,脸上也是一直带着笑的,心下放下大半来,她这个女儿自来有主见,怕她在婆家性子强硬了会惹人嫌,如今看来她不用操心了,女婿知道疼人就比什么都好。

    韩氏露了下面跟小两口说了会子话,然后身体受限,没留多会儿就回房歇息了。

    温老爷留着冷浩辰说事,温凌风也陪着,简氏随便说了会儿后就将温凌琦叫去房里说私密话。

    “成亲后还自在吗?看浩辰对你挺上心,这点我是放心,他家人有人给你不痛快吗?”简氏问,每个当娘的都关心出嫁后的女儿日子过的如何,这才成亲第三天,她就开始担心有人给她女儿气受了。

    温凌琦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前一世她与冷浩辰过得不好时也没有总向娘家人诉苦,每次都说自己一切都好,如今她还没受到气,回答起来更没有压力了。

    “娘,冷家是您和爹选的,这么多年交情了,怎么可能女儿刚嫁过去就给我气受?放心吧,女儿如今有钱,看在这上他们也不会与我为难。”温凌琦笑嘻嘻地哄简氏开心。

    简氏瞪起眼来,轻斥:“别胡说,什么钱不钱的,被人听到了像什么话!”

    “哎呀,女儿只是与娘说笑,这里又没有外人。”温凌琦嘟起唇扮无辜。

    “玩笑话也不要乱说,冷家才不会打你嫁妆的主意。”

    温凌琦闻言暗暗撇了下嘴,谁说冷家不会打她嫁妆的主意?前世,冷老爷在世时是没人敢打她嫁妆的主意,后来冷老爷不在了,冷浩辰做了官后需要上下打点的地方很多,冷家当年破产后虽然几年后有了起色,但与温家比起来仍逊色得多。

    冷老爷过世,冷浩辰当官,冷浩日经商能力一般,于是冷家没两年就开始捉襟见肘了,马氏便打起她嫁妆的主意,不仅如此,还总让她回温家打秋风。

    马氏想利用温家却又不会感激温家,觉得一切都是应该的,这边催她找温家要钱要好东西,那边就不停地给他们夫妻制造矛盾,温凌琦是有脾气的,当然不会傻得被人算计欺负了还给人家数钱,于是不同意。

    然后婆媳矛盾愈发大起来,冷浩辰也不体谅她,直到最后她在冷家日子过得一日不如一日。

    回忆是把心酸泪,还是别提了。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觉得冷家真会打你嫁妆的主意?”简氏感到好笑,白了不知在想什么的女儿一眼。

    “不是女儿觉不觉得的问题,我只求以后冷家一直能顺风顺水,然后浩辰有出息。”温凌琦淡淡地说道,前世她活得憋屈,这一世她再不会了,冷浩辰若一直能敬她爱她不沾花惹草,他的仕途她若能帮绝对会帮,毕竟夫妻是一体,他好她也会跟着好。

    而若他死性不改重蹈前世覆辙,那么这个婚事要不要没什么区别了,她宁愿和离也不让他们冷家占到半点便宜!

    陈婉君说,钱壮怂人胆,丰厚的嫁妆和赚钱无数的产业是令女人足够自信的资本,温凌琦靠自己的本事赚了很多钱,她真的自信了,重心也不会再围绕在男人身上,真发生了令她难以忍受的事,她能够有魄力选择对自己来说伤害最小的路。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没有孩子上,若是有了孩子……温凌琦想着那样的话情况就复杂了,所以目前来说最好的方法是令冷浩辰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让他打心里觉得他的前途与她息息相关,这样就不会出现她被冷家人怠慢的情况。

    “不说那些有的没的了,你如今嫁了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尤其对浩辰不要再摆冷脸或胡乱发脾气,女人在婆家的地位如何与男人的宠爱有绝对关系,你们刚新婚,若是你还摆架子兴许他还能忍让你,可是时间一久你还那样,他就不会再有那么好脾性了,所以你要体贴要温柔,要做个贤惠的妻子,他不是喜欢你的手艺吗?那就常做给他吃,多说好话哄哄他,男人的自尊超乎我们想象的高,必要时你要多夸夸他,尤其在人多的时候更要捧他给他长脸明白了吗?”简氏语重心长地教育着女儿。

    未出嫁前温凌琦对冷浩辰使性子她放之任之,未出阁的姑娘是高贵的,摆着架子是好事,女人本来就是要矜持,若未出嫁就对男人言听计从、死心塌地了,还指望男人能有多尊重你?

    成亲后就不同了,以丈夫为天那是当人妻子的本分,不能含糊。

    温凌琦闻言有些心虚,她这两天确实对冷浩辰摆架子来着,但是她不是心中有隔阂吗?让她完全将前世的恩怨抛却与他过恩爱的日子,太难了。

    一看女儿的表情简氏还哪有不明白的,伸手重重点了温凌琦额头一下,无奈地道:“你就不能让我少操点心?看看你大嫂,对你大哥多上心,将你大哥伺候得高兴,转头对她也很上心。不说他,就说你娘我,若我自成亲后就一直对你爹摆脸子,你觉得他能这么多年对我一直尊重有加还不纳妾?”

    好吧,娘亲说得有道理,温凌琦低下头无声地认错。

    “你是学过礼仪规矩的,你就体贴丈夫、孝顺公婆、礼待小叔小姑,外人就挑不到你的错处,还会夸你贤惠能干。而你若连最基本的以丈夫为天都做不到,那么不闹出事来好,一旦闹了事那么就等着被外面人的口水淹了吧,到时你娘家都没脸站出来帮你!”简氏的话说得有些重,不过要好好敲打女儿,重话是必须要说的。

    温凌琦像是久逢黑暗的人突然见到了光,挺直腰眼睛闪闪发亮地望向正一脸严肃的简氏:“娘亲说的对,不管怎么说女儿要站住理这个字,让人挑不出毛病,这样哪怕是有朝一日冷浩辰做出对不起我的事,那我这个受害者也是被人同情可怜的。”而她再使些手段,让他被人谴责唾弃,到时仕途都会受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