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重生竹马靠边站最新章节!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窗外时不时地传来几声鸟叫。

    温凌琦睁开酸涩的眼睛,见外面天亮了,时间不早,该起床了,她今日还要敬茶呢,稍稍一动,身上传来的酸痛差点儿令她呼痛出声,她昨晚能安心地睡觉时已经快半夜了。

    侧头望了眼身侧,冷浩辰还没有醒来,他睡得很沉。

    身上很不舒服,酸疼乏力,不过没有粘腻感,夜里她迷迷糊糊要睡着之时隐约记得他下床打水给她擦洗过了。

    冷浩辰太冲动,男人初识□□的滋味的后果是很可怕的,尤其这还是个十九岁长得人高马大的男人,脱了衣服她才知道原来她随口提的让练拳打沙袋的建议结果最后得益的是他,苦了的却是她……

    温凌琦看了看天色,她还能再躺小半个时辰,只是不敢睡了,怕再睡着醒来后会更痛苦,于是轻轻动了动身,用手揉捏酸疼难忍的腰部,她没去看,不过想来这里差不多青紫了,他昨晚兴奋过头两手一直掐着她的腰,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

    冷浩辰完全没有醒,睡得很沉,因为他在做梦。

    梦中,穿着大红嫁衣的新娘子含羞待怯地看着他,当他们脱衣行夫妻之礼时她全程娇羞紧张,而他并不像如今这般壮实,身上瘦得看着像文弱书生。

    他们的第一次称不上美好,梦中的小娘子疼得全程在哭,而他也没有太过怜香惜玉,因为控制不住自己,横冲直撞地匆匆完事,然后他没过瘾,还想再做一回,只是温凌琦哭得太难受,他不忍也怕扫兴,于是就忍着*翻过身背对她睡了,他没有给她擦拭身上的狼藉,只说了句“别哭了,明日就好了”就开始呼呼大睡。

    太不体贴了!冷浩辰想训斥一下梦中的自己,无奈自己如何骂都出不了声,他就急,最后急醒了。

    温凌琦被突然睁开眼喘粗气的冷浩辰吓一跳,停下揉腰的动作问:“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冷浩辰定定看着近在咫尺的温凌琦,一时有些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傻了?”温凌琦抬手在冷浩辰眼前晃了晃,秀眉微蹙。

    “没傻。”冷浩辰眨眨眼强迫自己不去想梦中乱七八糟的事,神情清醒了后往前蹭了蹭,紧紧贴住温凌琦咬了咬她耳朵道,“娘子昨晚睡得可好?现在还疼吗?”

    “睡得不好。”温凌琦头侧开,示意他看外面,“天亮了,别胡闹。”

    冷浩辰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天亮了,他不能再为所欲为。

    “嘶。”动作幅度大了点,温凌琦疼得直皱眉。

    “还疼呢?这可怎么办,我去让人抬水进来你泡泡吧。”冷浩辰说着起身快速穿好衣服出去了。

    温凌琦扶着腰坐起来,看了看身上,好多的或红或青的点子,昨晚他们是很疯狂,只是最终享受到的只有他,她一直在疼,前世她也疼了,不过当时他们只做了一次,好受得多,昨晚他们做了两次还是三次不记得了,因为后面她累得受不住晕过去了。

    下人们将热水抬去新房内屏风后倒进能装进两人的大浴桶内,然后目不斜视地提桶离开。

    “娘子,我抱你去泡澡。”冷浩辰走过来就要抱人。

    温凌琦抬臂阻止了他的动作,道:“我自己能走。”

    见温凌琦不知何时已经穿好了中衣,冷浩辰歪头想了想问:“娘子你不让为夫抱,是因为害羞吗?”

    “我不会害羞,我是怕你不老实让我敬茶晚了。”温凌琦淡淡地扫了满怀期待的某人一眼,直接泼了他一桶冷水。

    下地时身上更难受了下,温凌琦咬着牙慢吞吞走去屏风后去泡澡,全程不见她露出半分羞意。

    冷浩辰摸了摸鼻子,满脸困惑,听到屏风后响起的微弱水声,忍不住走进去站在温凌琦身后给她捏肩膀和后背,问:“娘子,你为何不害羞?昨晚我们……恩爱的时候也没见你害羞,早上还是。”

    “为何要害羞?我们都认识十多年了,用得着害羞?”温凌琦反问。

    “认识得久就不用害羞了?”冷浩辰不确定地道,可是梦境中她明明羞得很啊,大师说那是他的前世,前世他们也是自小认识了的。

    温凌琦没搭理他,泡在水中身上的酸乏与疼痛舒展了些,她不想说话。

    冷浩辰没经验,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很熟悉了,做夫妻之事就不会害羞,这种私密事又不好去问别人,于是就只能将它当作无解之谜,她娇涩腼腆的模样他很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只能在梦中过过瘾了。

    泡过澡,温凌琦舒服了些,爬出浴桶换上干净的中衣,喊碧玉进来伺候她洗脸漱口。

    该去敬茶了,冷家人口也不多,她需要敬茶的人很少,冷老爷那些姨娘她不需要敬茶,不过庶子女多了些,这些人她是需要见见的。

    新婚第一日温凌琦打扮得有些喜庆,衣着是明艳的正红色,毕竟是大婚后第一天,还是图个喜气为好。

    因衣服剪裁得很别致好看,大红色的衣服温凌琦穿起来并不显俗气,反到衬得她的脸愈发艳丽动人,从女孩转变成女人,那韵味就不一样了。

    冷浩辰神清气爽地领着温凌琦的手一同去上房,一路上他都不时地对温凌琦嘘寒问暖的,视线总会不自觉地落在她娇艳更胜昨日的俏脸上,觉得拥有如此美娇妻真是志得意满了。

    冷老爷夫妇刚在上房开始等,除了他们两人,还有冷浩日、冷浩月及冷老爷妾室生的几名庶子女,四名妾室也在大厅,不过是站在马氏身后,这个场合她们的身份是不能坐下的。

    “大爷、大奶奶来敬茶了。”有婆子高声通传道。

    冷浩辰牵着温凌琦走进来,他是红光满面的,昨夜睡的并不多也不影响他的好精神。

    温凌琦泡过澡后身上舒服许多,走路慢些的话看不出她的异样来。

    两人一同跪在冷老爷身前,温凌琦接过婆子端上来的茶水高举过头顶道:“儿媳给公爹敬茶。”

    “好,好。”冷老爷笑得开怀,接过茶杯爽快地一饮而进,然后摸出一个厚红封给温凌琦。

    温凌琦起身又跪在马氏身前,将茶水高举道:“儿媳给娘敬茶。”

    “乖。”马氏笑着接过茶水饮了一口,然后给了她一个红封。

    冷浩日与温凌琦同年,比她大三个月,如今快十七了,前两年由于冷家出事,都没有人愿意与他们家结亲,后来冷浩辰中了秀才,冷家生意又回温之后,上门来说亲的媒婆到是多了,不过这次轮到冷家来挑三拣四,冷老爷轻易不松口了。

    冷浩月十四岁,即将及笄,情况与浩冷日一样,之前几年无人问津,如今登门的媒婆多的是,只是还没有定下人家。

    温凌琦与两兄妹早就熟悉,听他们两人喊过大嫂后给两人礼物,冷浩日的是一把很漂亮的碧玉色算盘,给冷浩月的是一枚羊脂玉佩。

    冷家嫡出的见完了,庶出的有两子三女,庶长子名叫冷浩礼,模样像他的亲娘胡姨娘,长得唇红齿白的偏秀气,是个美男子,不过缺少些阳刚味,比冷浩日大半年,十七了,如今亲事正在相看中,很快就能定下。

    小点的庶子冷浩明八岁,是另一位刚二十出头的杨姨娘所出,长得更像冷老爷些,模样也不错。

    剩下的三名庶女年纪分别为十三、九岁和六岁,最大和最小的出自同一个姨娘,九岁的是另一个姨娘所出。

    几名庶子女很恭敬地向温凌琦行了礼喊大嫂,同样收了新大嫂给的礼物,只是其珍贵程度比冷浩日和冷浩月的要差不少。

    敬过茶又见过几位小叔子小姑子,温凌琦就回房了,原本她还想着要伺候二老用早饭,结果冷老爷心情好说她昨日成亲怕是累得很了,让她今日就多休息。

    公爹是个好公爹,很体谅人,温凌琦回房的时候看出马氏很不满意冷老爷的决定,不过是当着众人的面不好拆丈夫的台,马氏想让她立规矩也只能暂时熄了心思。

    “娘子饿了吗?我饿了,回房吃饭去。”冷浩辰开心地领着温凌琦回房,新婚时他就想与娘子两个人好好相处,老爹的决定太合他意了。

    “是有些饿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