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男神来了你就上最新章节!

    沈轻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乖乖跟着严祈辰进浴室,待严祈辰当着她的面将上衣脱掉,露出了光、裸精壮的胸膛时,她才回过了神。

    “谁……谁要碰你啊!”沈轻岚当即啐了严祈辰一句,口气里似乎满是不在乎,却不知自己此刻已羞得满脸通红。

    严祈辰“噗嗤——”一声笑了,抓住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轻声道:“是是,是我自己太想洗澡,委屈你了……”

    沈轻岚明白严祈辰没有骗她,她小时候一次意外伤了左腿,不得不绑上绷带,当时医生建议她少洗澡,她憋了很久,着实是憋不住了,仍是四五天就洗一次,每次都是她妈妈伺候,那时天气虽然严寒,她时常会冻得发抖,不过碰到水却依旧像久旱逢甘露,洗得特别幸福。

    严祈辰会这样实在太正常了,现在可是炎热的夏季啊,他能不想洗澡吗?

    沈轻岚这么想着,就突然大义凛然地伸出手,试图将严祈辰的裤子脱下来。

    严祈辰清楚自己得适可而止,不能再逗这丫头,否则她说不定得摔门而去了。低头望着沈轻岚柔软的脑袋,他配合着她的动作,终于将裤子顺利地脱掉了。

    或许人总是难免对自己喜欢的人的身体产生好奇,无论男女。沈轻岚不确定自己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将目光落在了某人发达的大腿根部,在看到那布料包裹下好大的一包时,不禁手抖了抖。

    她虽然无甚经验,也还是确定这家伙的尺寸要超出平均水平。

    那一晚的记忆又浮上心头,虽然不太愉快,但现在想想又多了点奇怪的感觉。有人说女人不仅对孩子,即使是对自己心爱的男人也会产生母爱,因为她们愿意像包容孩子般,包容男人孩子一样的破坏欲。这是一种天性,那种被撕裂的痛,若不是爱这个男人,哪个女人会愿意承受?

    沈轻岚想,她对严祈辰的爱超出了她自己的想象,不然她怎么会轻易地原谅他当初对自己所做的事呢?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旖旎,严祈辰似沉重似平稳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脸庞,令她赶紧低下头,状似眼观鼻鼻观心地做起事来。她对自己说,自己现在是照顾病号,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这么催眠自己虽然收效甚微,但沈轻岚在触到严祈辰满身的伤痕时,脑子里那些的浮想联翩顿时烟消云散。

    严祈辰居然完全不像那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可以说是遍体鳞伤,而且她还发现,绝大部分伤口年代久远,必定不是他最近打比赛才伤到的。

    将严祈辰超出一般人的行为与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联想在一起,沈轻岚真的很想问问这个男人究竟曾经经历了什么……

    空气凝滞了若干秒,严祈辰大概也知道沈轻岚在想什么,就伸出左手捋去她额前的秀发,轻柔地说道:“先洗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