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财迷小皇后:皇上,请还债最新章节!

    月明星稀,皇宫中一片静谧,御膳房上升起袅袅炊烟。

    皇甫英华从太后的秀鸾殿用过晚膳后,直接便到了凝翠宫。这似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在偌大的皇宫里,每天他只在长盛宫、秀鸾殿和凝翠宫三点一线徘徊着,他寡言少语,很少表达出自己的情感,到后来,纵使是作为母亲的太后也无法猜出他心中所想了。

    是啊,那个只消一个眼神便可以读懂他的人,已经……

    当他从思绪中回过神时,他早已来到了凝翠宫的偏殿。

    这么久以来凝翠宫从没住过人,在他的欺瞒之下,所有人都以为这华丽的宫殿住着一位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宠妃,她倾国倾城,她回眸一笑百媚生,竞得六宫粉黛无颜色,她自己一个人便霸占了帝王所有的爱。可是在夜幕降临之时,只有皇甫英华自己知道,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

    这里一直都只是他自己而已。

    他叹了口气,在书桌前坐下,日复一日,他只不过是来到这儿批阅奏折而已。德福熟练地上前为他掌灯,灯亮的那一刹,一张冷峻的面容显现在灯光后。

    双目朗日月,二眉聚风云,皎如玉树临风前。

    只是眼眸中积聚了太多孤独,让人见了都觉得寒心。

    皇甫英华整理着桌上的奏折,却突然发现有点不对,他之前压在奏折下的那张纸呢?

    “德福。”他皱眉叫道。

    德福上前:“奴才在。”

    他扔开手上的奏折,把书桌翻了个七零八乱,略有些烦躁:“有谁来过书房?”

    “回陛下。”德福轻声提醒道,“那位姑娘,今天已经住进凝翠宫了。”

    皇甫英华楞了一下,蓦地想起那个女人,似乎是不太适应这长久空着的宫殿居然已经有人住进来了。

    “她在哪?”他淡淡地问了一句。

    “那位姑娘今儿可真是累坏了!”德福揪着老脸心疼兮兮地说了一句,倒是吊起了皇甫英华的胃口:“累坏了?朕只是命人将她带入宫中,又没让她做什么苦累活,何来累坏一说?”

    德福见皇甫英华稍微打起了点精神,知道自己计谋成功,便笑嘻嘻地回答道:“陛下您有所不知,那位姑娘刚进了宫,就把这凝翠宫中所有的奇珍异宝都逐个摸了一遍亲了一遍,兴奋得跟得了糖似的孩子。”

    “竟有此事?”皇甫英华身份高贵,从小到大什么名贵玩意儿没见过?他当然无法想象出德福所说的那个场面,一时觉得很是好奇,“带朕去看看她。”

    凝翠宫是后宫中风景最美的宫殿,一湾绿水如仙女的衣带自空中飘落,恰巧落在这凝翠宫中,绕林而行。微风拨动着庭院里的银杏树,调皮的鲤鱼在河中游动跳跃,清越如编钟叮咚作响。

    乐奏广寒声细细,斧柯丹桂响叮叮。

    皇甫英华走进寝殿时,那一抹皎洁寒凉的月光正洒在苏樱白净的小脸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第一眼看见她的睡颜时,还以为她的容颜在散发着亮光。

    德福走上前想叫醒苏樱,却被皇甫英华阻止了:“不用叫了,朕看看她就走。”他轻步走到床边,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太像了……真的是太过相像……以至于他一开始见她的画像时还以为是有人在捉弄他,当即他便迫不及待地出了宫,命人将她带到他面前来,然而与凤可相伴十多年的他竟然一时难辨真假,他还以为真的是凤可回来了……

    皇甫英华目光下移,看见苏樱正耐人寻味地抱着一个古董花瓶,两手紧紧圈住,生怕有人抢了她的去,他不禁嗤笑出声,看来德福所说是真有其事。

    不过……目光触及苏樱的双手,她因常年劳作,手上长满了细细的茧子,虽然修长细净,但终不敌深在闺中不碰油盐的小姐那般的光滑细嫩。

    唉,她果真不是凤可,尽管可以以假乱真,但仅仅是像而已。

    皇甫英华叹息着替她把被子盖好,本想把她怀里的花瓶拿出来,免得她睡着翻身压碎了会伤到自己,结果发现怎么都拿不出来时,他就放弃了。

    “德福,让倾沉倾临看好她,明天的册封礼就免了,剩下的事就交由你办好吧。”

    翌日一早,一阵不熟悉的熏香钻进苏樱的鼻孔里,她才微微转醒,眼睛尚未能睁开,脑子也甚是昏沉,只能本能地想到:这熏香好闻,绝非凡品。

    嗯……绝非凡品?!苏樱猛然坐起来,天啊她还在皇宫里呢!

    “秦姑娘您醒了。”原来那点燃熏香的就是德福,他一边拨弄着香炉里的香一边悠然道,“今日事多,老奴还想着让姑娘多睡会儿呢。”他眼角一睨,那人上早朝前还不声不响地来看了一眼这姑娘,见她眼皮微动知道她要醒了,他却这样走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