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重生竹马靠边站最新章节!

    冷、齐两家以着最快的速度定下亲事,交换庚帖合了八字,婚期定在明年开春,还有大半年时间。

    冷老爷愿意给自家儿女找知根知底的人家,都是家在阳城而且有生意来往,对方家里什么情况彼此都知道,于是婚事定的虽然急,却不存在疏远怠慢儿女婚姻大事的因素。

    冷浩日的婚事没用马氏管,冷浩礼的婚事冷老爷也定下来了,家世很普通,做小买卖维生,长女已嫁了人,次女刚及笄,之前是由于家中日子过得差,凑不出像样的嫁妆于是耽搁了小女儿的婚事,冷老爷不嫌弃他们家穷去求亲,他们哪有不满意的?

    冷老爷自行给庶长子定亲的事气坏了两个人,一个是应该插手却又被剥夺权利了的马氏,另一个则是同样想给自己儿子寻门好人家的胡姨娘。

    冷浩日婚事定了马氏气病的事还令胡姨娘沾沾自喜来着,结果还没等高兴几天自己也尝到同样的苦果,“头疼”病立刻气好了。

    “老爷,您怎么不与婢妾商量下就将三爷的婚事定了?婢妾都挑了好几户人选,浩礼看了也觉得好呢。”胡姨娘与冷老爷躺在床上,环着他的腰小心翼翼提道。

    “哼,你挑的肯定是好的,只是肯定也都是浩礼配不起的,冷家已经闹过一次笑话,不能再闹第二次!”冷老爷脸色有些发沉,一个两个的都不了解他的苦心。

    见冷老爷眼睛闭着,看不出生气,胡姨娘咬了咬唇,将自己丰满的胸蹭着冷老爷的手臂道:“听说那吕家日子过得很清贫,连像样的嫁妆都拿不出手,女方长得虽不错但……”

    冷老爷眼睛突然睁开,吓得胡姨娘立刻闭了嘴。

    “你和夫人一样看不清形式!”冷老爷推开胡姨娘,坐起身准备穿衣服,“她觉得浩日能娶书香女,你觉得浩礼能娶富家女,一样的可笑!浩日没有功名娶不得书香女,而浩礼是庶出!哪个富户愿意将女儿嫁给庶子?家中的庶女宁愿许配给门第普通的嫡子也不愿意嫁给富户中的庶子!”

    胡姨娘脸刷白一片,“庶出”这个身份永远都会被人看低一等,含着眼泪抱住冷老爷腰身道歉:“老爷别走,是婢妾鬼迷心窍了,总想着大爷中了秀才,冷家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就想冷家所有子女身份都不一样了。”

    这话是捧着冷家说的,冷老爷面色缓和了许多,不过还是不改要走的初衷,匆匆穿好衣服下地:“记住,你只是浩礼的姨娘,他的亲事只有夫人有权利管,如今浩辰已是秀才,以后会做官,若被传出家中姨娘想越俎代庖……影响了浩辰前程那可就是罪大恶极!除了夫人,你是跟我最久的女人,这么多年来对你一向宽厚宠爱,有个什么错我都睁只眼闭只眼了,以后可不能再如此,这次你好好反省。”

    胡姨娘眼睁睁地看着冷老爷头也不回地出了她房间,这是十多年来第一次他决定留宿时中途从她床上爬起来离开。

    “呵呵,果然是嫡长子亲啊,多大点儿事就发脾气,离当官还远着呢!”胡姨娘气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冷浩礼的事大多都是她在管,从来不见冷老爷说,这次居然就恼了,被人知道他半夜从她这里出去,她还哪有脸见人?

    不一会儿有人来传,说是冷老爷去了杨姨娘那里。

    胡姨娘牙咬得紧紧的,一整宿都没睡好,天一亮她就起不来了,这次是真的头疼了。

    马氏听说了昨晚的事心情大好,病好了大半,自己不爽快的时候,有狐狸精比自己还不爽快简直就是灵丹妙药。

    温凌琦进门后与冷老爷的姨娘们几乎就没有什么接触,平时遇到也就说一两句话的交情,谁想这日午后她刚睡醒起来,碧玉来通报说胡姨娘来了。

    人家登门,不能不见,温凌琦就让人将胡姨娘请了进来。

    “这还是我头一次来大奶奶这里呢,没打搅到大奶奶休息吧?”胡姨娘让丫环留在外面,自己进来的。

    “没有,我也是刚睡醒,姨娘过来真是稀客啊。”温凌琦淡笑着招呼胡姨娘坐下。

    “早就想过来了,只是近来身子不好,这不昨日才刚好吗?今日就过来寻大奶奶说话了。”胡姨娘坦然地将自己生病的事说出,冷老爷那晚离开后连着几日都没去过她那里,害她没少被笑话,昨晚冷老爷才终于过去她那里,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他留下,找回了脸面她才敢出来转悠。

    温凌琦看胡姨娘气色好多了,想来是昨晚冷老爷留宿她那里让她高兴了,她一高兴,马氏就该不高兴了。

    “姨娘生着病,我这忙得都没空过去探望,实在是不该。”

    “哪敢劳烦大奶奶过去,万一过了病气给你可不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客套话,温凌琦一直猜想胡姨娘来的目的,可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胡姨娘可不是什么好鸟。

    “冷家前几年出事,多少亲朋好友都躲得远远的,唯恐被连累。只有温家念旧情,一直帮着冷家,有赚钱的机会都让给冷家,听老爷说温家还花费了很大的银钱帮冷家翻身,这种事真是亲兄弟都难做出来的啊,老爷一直叮嘱我们要记得温家的恩情,等大奶奶进门后全家都不得怠慢你。”胡姨娘开始说起往事。

    “冷家与温家是多年的交情了,一方有难另一方当然不会无动于衷,若情况反过来,我想公爹也会帮忙的。”温凌琦客套地说道。

    胡姨娘眼睛转了转,道:“当时情况最艰难时老爷不忍连累了大奶奶,去温家要求退亲,温老爷恩义,没退成,老爷回家后大醉一场,他说这辈子都记得温家的恩情,大奶奶进门就将你当亲女儿对待,不会苛待你,冷脸也舍不得对你摆,总之冷家对大小姐如何,对大奶奶就如何。”

    温凌琦闻言笑了,用带着感激的言语道:“公爹很好,对我很照顾。”

    “老爷是言而有信的,他很维护大奶奶这个儿媳妇,还时常将大爷叫去书房嘱咐要待大奶奶好呢。”

    这个胡姨娘知道的还挺多,马氏都不见得知道的这么详细吧?温凌琦望着胡姨娘的眼神中渐渐带上了丝深意。

    胡姨娘假装没看出温凌琦眼神的变化,犹豫了下慢吞吞地道:“其实夫人只是近来操心的事过多,情绪难免受影响,于是对大奶奶也严厉了些,虽说在得知温家大爷能考中秀才是大爷帮了忙所致,夫人也还念着温家的好呢,等二爷和大小姐的亲事都定下来,夫人就会温和得多了。”

    温凌琦挑眉,这是告诉她马氏对她没那么好是因为知道了温凌风中秀才是冷浩辰帮忙,于是认为温家占了冷家大便宜,将以前受温家恩惠的事也一笔抵销了。

    “娘是什么性子的人我了解,出嫁前爹娘就教育过我进冷家要孝顺公婆,我一定会做到。公爹待我好那是他重请义,婆母对我严厉了些那也是督促我上进,我感激还来不及呢,若真幼稚地认为公婆就该将我捧在手心里供着,那不管因由如何都是要受人唾弃的。”温凌琦摆出一副感激尊重的模样来说道。

    胡姨娘脸上动人的笑有一瞬间的裂缝,忙垂下头拿帕子擦了擦唇角道:“大奶奶这般善解人意,真真令人喜欢。我就时常想,若是我的儿媳妇在我家有难时帮我们翻身,进门后又如此体贴懂事,我绝对会将她当亲生女儿看待,连规矩都舍不得让她立……哎呀,看我这越说越没边了,我只是个小小的妾,媳妇进门也是喊夫人母亲的,想得再好也是白费力气。”

    温凌琦脸上的笑容没变,道:“三叔的亲事也定下了,以后三弟妹进了门可有福气,看姨娘这般宽厚体贴小辈,就算不是名正言顺的婆婆,也是能对未来三弟妹好的。”

    胡姨娘笑得有些勉强,她那儿媳妇无论是出身还是本事都远远不及温凌琦,这让自己哪里喜欢得起来?

    没多待,胡姨娘说自己还有事就走了。

    送走胡姨娘后温凌琦就忍不住冷笑,胡姨娘来的目的一是试探她气不气马氏对她苛刻,二是挑拨一下她与马氏的关系,看她话里一直暗示着马氏不该对她这个“恩人家的女儿”冷淡严肃。

    可惜今日胡姨娘是白跑一趟,前世她着过胡姨娘的道,胡姨娘总往她这边跑,营造出一副她俩关系多好的假相,然后马氏见了哪里会有好脸色?

    马氏听了消息立刻就将温凌琦叫了去,沉着脸问:“胡姨娘去你那了?听说待了很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