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重生竹马靠边站最新章节!

    春去秋来,温凌琦已经十三岁了,她自己的小金库越来越重,将银子都换成了银票,一年半的生意,她的小钱箱已经放了厚厚一撂银票,其中有一半是她赚来的,剩下的是自小到大长辈们给的压岁钱和赏钱等等攒下的。

    陈婉君医术没白学,她终于找好既不影响营养成分又保证奶粉绝对安全的消毒方法,于是加大产量,孕妇及一岁半以上的孩子也可以喝,多了这两大类消费人群,加上之前卖奶粉形成的固定老客户,他们的奶粉进账已经很稳定很可观了。

    “你的糕点店已经盘下来了,就在景云楼斜对面,以前是茶馆,老板嫌不赚钱走了,我们重新收拾下,挑个好日子就开业。”温凌风已经十七,长大了,气质更沉稳,温凌琦的事都是他在跑,算是锻炼他经商的能力。

    “哥哥辛苦了,我的铺子开出来还得哥哥多费心呢。”温凌琦打算将铺子特地开出一个待客厅,专门供顾客歇脚,可以一边吃甜点一边喝茶。

    最受女性欢迎的奶茶也是陈婉君想出来,然后由温凌琦做出来的,经过几次改良,奶茶已经做得很好喝,在景云楼里卖,已经成为特色了。

    这一年来,温凌琦从温家的家生子挑了两个踏实又机灵的丫头,特地将做点心的手艺分别教给了她们,当然奶酪暂时还是她负责关键的部分,其它不重要的部分都交给下人做,以后铺子开出来,奶酪就每日一大早从温家运去铺子,然后再由学有所成的两个丫头做奶酪糕点。

    糕点铺子以后除去本钱,所有的收益给温凌风两成,陈婉君两成,剩下的都归温凌琦,铺子是在温凌琦名下,她有主要决定权。

    温凌风负责前期盘铺的谈判以及以后的管理监督,陈婉君负责构思新品以及销售方式,等到她再也想不出新品后,铺子的收益就不再有她的分成。

    “哥哥,近来几次我出门赴宴,总被几个姐姐拉住打探你的情况呢,哥哥十七了,该议亲了。”温凌琦与有荣焉地看着高大帅气的兄长,这么好看又正直守礼的男子哪家姑娘不想亲近?

    “妹妹你就别笑我了。”温凌风说别的事都能侃侃而谈,唯独一提起感情的事就浑身不自在。

    “哪有笑你,我家哥哥这么讨人喜欢,我高兴呢。”温凌琦有股自家有哥初长成的感慨与喜悦,她其实很想撮合陈婉君和哥哥,但不行,住持大师所说的姻缘不能变,否则要遭天谴的话时刻印在她脑子里,所以不得不打消这个不实际的念头。

    “竟说胡话,不跟你说了。”温凌风脸皮薄,说完就跑了。

    温凌琦笑了,她这个哥哥很可爱,嫁给他的女子真是幸运的,她的嫂子是谁她当然知道,前世这个时候哥哥已经定了亲,这一世由于王静闹出的丑闻,哥哥婚事受到了些影响,到现在未来嫂子家还没有同意与温家定亲呢。

    她未来嫂子姓闫,临县的,闫老爷与温家生意往来很多年了,他家有一长女,模样虽没多出众,但胜在管家能力强及打得一手好算盘,前两年两家就有点要结亲的意思,只是都没捅破窗户纸,王静的事一闹出后,闫家对温家就冷淡了几分。

    一年多过去了,谣言是淡去许多,温凌风的模样及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与温家一直有生意往来的闫老爷看在眼中,觉得成亲过日子是与这个人,又不是流言,于是近来与温老爷走动勤了些,有意无意提起温凌风的婚事。

    具体的温凌琦不清楚,不过她知道婚事应该近了,温凌风人品可靠,模样又好又能干,她爹娘又恩爱又明理,家庭关系简单,除了王温氏闹腾了点,不过有韩氏看管也闹不出大事来。

    他们温家这么好的条件,不抓住机会被别人抢去了可有闫家后悔的。

    温凌琦的铺子冷浩辰也费了不少心思帮忙,只要有空就会跟着温凌风一块儿去订制桌椅茶碗等,装修等事宜他也出了不少力,这些温凌琦都看在眼中,鉴于他表现不错,她也适当地给了些许奖励。

    就是这么一点难能可贵的甜头,冷浩辰帮起忙来更卖力了,简直可以称是最廉价最用功的劳动力。

    温家在忙着给温凌风寻亲事,全家上下都知道,王温氏得知后脸色沉得厉害,跑去韩氏那里了。

    “娘,您说大哥大嫂这般忙活来忙活去地为风儿说亲,何苦呢?好好的人选咱家中就有,非要去外面挑那些个不知跟不知底的人,就不怕人嫁进来后引事端?”王温氏一副很为温家着想的模样,一边给韩氏捏腿一边叹气。

    韩氏抬了抬眼皮:“你说家中就有,谁啊?”

    “娘!”王温氏闻言气苦,娘亲这么问明显是没有想过她家静儿,“静儿已经再过一个月就十四了,只比风儿小一岁,两人算是知根知底吧?静儿的品性如何您还不知道?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若是静儿许配给风儿,那不皆大欢喜吗?亲上加亲,以后婆媳姑嫂矛盾都少,多好您说是不?”

    “呵。”韩氏满是皱纹的眼角透着丝讽刺,道,“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对杨家贼心不死呢。”

    王温氏闻言脸瞬间胀成猪肝色,讪讪地道:“哪会,杨家长子都成亲了。”

    “哼,因为杨家没机会了,我亲孙子就成了你退而求其次的选择?”韩氏生气了,语气有些重。

    “娘,您怎么这么说,风儿是我亲侄子,我怎会……”

    “会不会你自己知道!”韩氏沉着脸,眼皮子都懒得抬,“风儿的婚事就你大哥他们做主了,收起你那小心思吧,静儿的婚事过后就让你大哥给她好好找,时间久了,她的谣言淡去不少,是时候找了。”

    王温氏眼圈红了:“娘就这么看不起您外孙女吗?都没有考虑过她作温家的媳妇儿。”

    “你当我没想过?”韩氏眼睁开,瞪向准备哭哭啼啼的女儿道,“多年前我就有亲上加亲的想法,你们娘两个一直住在娘家毕竟是有些尴尬,哪一日我不在了你们处境会更不自在,若是静儿成了温家人自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可是你呢?你一心想攀上杨家!你是看不起温家不如杨家富是吧?你看不起我孙子,现在无路可走了到起了这个心思,告诉你,晚了!”

    王温氏被训了个灰头土脸,头快埋到褥子里了,掩面哭:“是女儿鬼迷心窍误了静儿,娘您看在静儿品性好的份儿上,有气就往女儿身上撒,让她留在温家吧。”

    “她品性好?”韩氏冷笑,说出的话直戳王温氏心窝子,“品性好的姑娘会设计自己在一个男人面前落水?害得温家丢尽脸面,还好意思说品性好?你拍着胸口发誓她真是不小心落水,而非故意!”

    誓言这东西怎么敢随意发,王温氏不敢,脸臊得不知如何是好,更多的是心痛,原来闺女在娘亲心中已经成了不知自重的差品性姑娘了。

    “咔嚓”一声,门口传来茶杯碎地的声音。

    王温氏感觉不妙,忙起身出门,见到王静掩面离去的身影心疼地大喊:“静儿你等等,你误会了,其实……”

    韩氏听着王温氏的声音渐行渐远,重重叹了口气,居然被王静听到了,听到了也好,免得她再起不该有的心思,到时可就真不好看了。

    王温氏去王静房中,两人抱头痛哭,她觉得女儿被整个温家嫌弃了,这怎么能怪她们娘俩儿?若是温家使些力在王静的婚事上,她们至于这般被动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