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重生竹马靠边站最新章节!

    “越说越不像话了,小女孩子家家的说话文明点,还不快去练你的字,你就祈祷今日之事不被爹知道吧,否则有你受的。”温凌风摇头无奈地对近来变得有些阴晴不定的妹妹说道。

    温凌琦一听立刻闭嘴,她那个严肃的爹,听说她打了冷浩辰一定会训斥她的。

    “哥哥,你要将外面的人都嘱咐好了,不要让他们告状!”温凌琦紧张地嘱咐道。

    “知道了,我这就去善后。”温凌风对于给做错事的妹妹善后早已经习惯成自然。

    “还是哥哥好,过两日妹妹绣个荷包送给哥哥。”温凌琦对于这个兄长是满心的喜欢,若是姓冷的有哥哥一半好,她也不至于上辈子被活活气死!

    “算啦,等你何时不将鸳鸯绣成鸭子的时候再说吧。”温凌风对妹妹的绣工敬谢不敏。

    温凌琦立时温头黑线,忿忿地想着原谅他吧,谁让自己此时只有八岁呢,敢看不起她的绣工,过几日绣个好的出来吓死他!

    温府上下的人都被嘱咐过了,没人去向温老爷告状,只是温府外面的人则不受温凌风兄妹控制了。

    晚饭后,温老爷面色沉沉地将温凌琦叫去上房。

    去上房途中温凌琦便感觉不妙,连忙用眼神向母亲求助,结果母亲也不理她,一路忐忑地到了上房。

    “我听小李子告状说你今日用鸡毛掸子打浩辰了?”温老爷坐好后便立刻沉声质问起女儿来。

    小李子说的!小李子是冷浩辰的跟班儿,他说的就等于是姓冷的说的!

    “那姓冷的居然敢告状!”温凌琦攥起拳头低咒,姓冷的真真是混蛋一枚!

    “你在嘀咕什么?还没回答我你为何要打人!”温老爷见女儿一副不知悔改还敢发火的样子火气立时上来,一张脸显得愈发的黑了。

    温老爷远看是名儒雅的中年美大叔,近看则是眼中透着精明相的中年男人,而他若是发火的时候则脸黑黑的,看着就吓人。

    温凌琦知道这时候若来硬的只会吃亏,于是使劲儿挤出两泡眼泪可怜兮兮地哽咽道:“爹啊,您要为女儿作主啊,那个姓冷的小子他几次三番擅闯女儿闺房,他这是不将爹、不将咱们整个温家放在眼里啊!女儿今年才八岁,若是十八岁了他还这样,那女儿就只有抱着三尺白绫悬梁了!”

    “哼,你操心过头了!十八岁的时候你早已成为冷家妇,他怎么闯你的房间都不过分!”温老爷没好气地道。

    “……”温凌琦无语了,这都是什么事!一个两个的都这么说,她不信老天允她重活一世是为了让她将前世不幸的婚姻生活再经历一遍!

    “你还不服气?浩辰行为是有失妥当,爹已经嘱咐过他了,以后他不会再犯。但你随意打人也不对,回去写一百遍‘我错了’给我,要字迹工整,不许人代写听到没有!”

    “听到了。”温凌琦不情不愿地应道,这个该死的冷浩辰,重活后第一次见面就害她被罚了,这个冤家,她发誓要与他势不两立。

    远在冷家的冷浩辰猛不丁打了个大喷嚏,揉着鼻子嘟哝:“谁骂我呢?定是温家那小疯子,以前小丫头多可爱啊,怎的今日见面变得那么讨厌了?”

    回房正准备笔墨要写“我错了”的温凌琦突然打了个喷嚏,揉着发痒的鼻子心情极差地想着定是姓冷的家伙在说她坏话,这个不懂尊重她、没有爱心、还阴险得在背后告状的小人,前世她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事实证明,前世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他,这一世她擦亮眼睛了,果然一切都不一样了,这辈子她绝对不会再嫁给那个人渣,若是倒霉地逃不掉嫁给人渣的命运,她宁愿现在就被雷霹!

    念头刚过,伴随着一道闪亮,轰隆隆的一道闷雷响彻天迹,只听咔嚓一声,温凌琦院里的一棵碗口粗的树被霹倒了。

    正拿着毛笔的温凌琦被这道突如其来的雷吓呆了,墨汁将宣纸染脏了都不知道。

    “哎呀,小姐,外面下雨了,奴婢这就关窗户。”碧玉跑进来手脚麻利地关起窗户来,都关完后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小姐你的脸好苍白,被雷吓着了吗?不怕不怕,奴婢在这里陪着您。”

    “……”这是天意吗?是巧合吧?一定是!

    一百个“我错了”对成熟年龄的她自然不在话下,但是现在这个小身板儿才八岁,写一会儿就累了,最要命的是温凌琦得时刻叮嘱自己去模仿自己八岁时的字迹,一不小心写偏了可不好,庆幸碧玉不识字,否则她这段时间写字时的别扭相早就露馅了。

    好在她爹没限制几日完成任务,否则她非得累得脱层皮不可。

    连续几日温凌琦都没有出过房门,她变相地将自己禁足了,美其名曰闭门思过兼认罚练字,实则写写玩玩,偶尔拼命回想她□□岁的时候究竟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

    就在她绞尽脑汁拼命想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时,几日未见的王静来了。

    “妹妹你这几日都不出门,我好担心你就过来看看。”王静脸上带着关心,进屋后见温凌琦正拿着个已经完成一半的荷包认真地绣着,忙凑过头去看。

    这个荷包正是之前温凌琦许诺要送给温凌风的,她决定要“进步神速”就立刻开始实施了,在前两日绣了好几副垃圾半成品迷惑贴身丫环碧后,她就开始适当地越绣越好了。

    碧玉还真被迷惑了,她发现自家小姐每日扔掉的绣样一天一个样,每日都以显而易见的速度进步着,这令她欣喜不已,连忙将这些进步明显的被扔掉的绣样拿去给简氏过目。

    简氏见女儿终于踏实下来用功了,且进步明显,喜得差点儿掉泪,天知道她对自家闺女女红方面的技能操了多少心,人家王静八岁时已经能绣出一些简单的绣样了,而自家宝贝闺女连绣个简单的太阳都能绣成四不像。

    温老爷见了这几日女儿扔掉的绣品,也大感意外,摸着下巴处刚养出来的一点点小胡子笑眯眯道:“果然是受罚就有动力,以后要多罚罚她,若她一直乖乖的没错可犯的话就将冷家小子叫过来刺激刺激她。”

    “……”简氏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她居然觉得丈夫说的有道理。

    正被爹娘算计着的温凌琦不知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她正与那只荷包奋战,怎么能将荷包绣的像样还不被人怀疑着实费了她不少脑子。

    王静看到温凌琦手中正认真绣着的物件,惊讶道:“妹妹绣得好漂亮,比我绣的还好了。”

    温凌琦没注意过王静这时候的女红如何,于是听了后就当成普通恭维了,不在意地道:“我这几日没出房门除了练字就是练刺绣,以往我那是没踏下心来认真学才进步缓慢,这阵子我无比用心,若还不出成绩那还得了?”

    盯着温凌琦手上的动作看了好一会儿,王静不得不说服自己对方是真的自己绣工渐涨,而非别人代劳,想到自己年长两岁,原本比这个妹妹绣得好许多,突然间就被赶上了,心难免有些不是滋味,毕竟才十岁,情绪控制不是那么到位,有些酸溜溜地道:“妹妹认真起来居然这般厉害,相比起来我那点功夫真是算不得什么了。”

    温凌琦手上动作没停,一边用红丝线在荷包上绣红色的福字一边道:“我这急着将荷包绣好送给哥哥,表姐你渴了就叫碧玉给你倒茶,我这先忙正事了。”

    给哥哥绣荷包与耐着性子招待这个表姐,她当然选前者!

    这一个多月的冷钉子王静是没少碰,不想习惯也已经习惯了,满不在意地柔声道:“我们是一家人,不在意那些虚礼,妹妹只管绣着,不用管我。”

    谁跟你是一家人!温凌琦心中暗骂,她前世就是太将这个表姐当一家人了,结果在王静的丈夫离世后,不忍表姐被婆家苛待帮其讨得休书后接来家中暂住,顺便还好心地要帮王静买座宅子送给她,结果到好,才一个月的时间,这个表姐就爬上姓冷的人渣床了!

    想的太投入,绣花针一遍,重重地扎进了温凌琦的拇指,红通通的血滴瞬间冒出。

    “嘶。”温凌琦疼得将拇指含进嘴中,她根本不想哭,孰料这具身子的本能反应不受她控制,眼泪刷地就流出来了。

    “哎呀妹妹!”王静倏地站起来,连忙唤碧玉去取纱布。

    王静小心地握着温凌琦的手腕儿要看看那只被含在嘴里的手指头:“妹妹快让我看看你的手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