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向来情浅,奈何婚深最新章节!

    第32章初夜就这么交代了

    荣浅浅再睁眼的时候看到陈厚德在床头配药,深褐色的汤剂盛在瓷白的碗里,一股腥苦味儿弥漫得满屋都是。

    “醒啦?你在发烧,把它喝下去。”

    荣浅浅浑身疼得像过火,有点儿起不来。

    陈厚德叹了口气,伸手扶她的背:“着凉了,烧得不高,喝了药再睡一觉就会好。”

    荣浅浅忍着苦一碗灌到底,抬头看了看陈厚德问:“凌亦深呢?”

    话出口才发现嗓子哑了,只有气流声。

    “他伤得不重,可气得不轻。”陈厚德沉着脸,把荣浅浅又按回被子里,“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凌少生这么大气,差点儿拆了房。”

    荣浅浅垂着眉眼,脸上不知道什么神色。

    陈厚德收了医药箱,看了她一眼:“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毕竟身为人妻,凌少这样做也不算出格,反抗只会让你自己受伤,你还年轻,要爱惜自己。”

    荣浅浅别过脸去,她知道陈厚德说得对,既然已经被卖到凌家成凌太太了,凌亦深要坐实夫妻关系又有什么错?

    错的是她自己,当时想不开,被吓慌了神,竟然拼死了去反抗。

    凌亦深吻她,带着泄愤的意思,他的气息堵得她无法呼吸。

    她下了死口,马上就见了血,嘴里腥咸一片,可没逼退他一丝一毫。

    她抓他的胸口,指甲磨出好几道血印,他也不知道疼,把她撕得一丝不挂,死死压在床上。

    她急了,像个1;148471591054062发疯的小狗,一口咬在他锁骨上,牙齿陷在肉里。

    她看见他眉头皱了一下,可是眼里的火仍旧没灭,烧得殷红一片,全是恨。

    二十年来荣浅浅第一次感到绝望,没有力气再做任何的反抗,她在他身下哭出了声,呜呜咽咽的,声音细小,泪眼婆娑。

    他撤了身,眼里的火就这样一点点灭了。

    荣浅浅意识还在的时候,听到他几不可闻的在头顶叹了口气,胸口血肉模糊,只随便套了衬衣就转身下了床。

    结束了?她稀里糊涂的想,初夜就这么交代了?

    门外传来大呼小叫的女声,她听出来是艾米,然后迷迷糊糊昏了过去。

    荣浅浅头疼欲裂地躺在床上,外面下雨了,虽然拉着窗帘她看不到,但是浓重的潮气满屋都是,她能感觉出来。

    潮气钻进她的皮肉,昨晚被掐的锁骨,还有崴伤得脚踝都因此而疼痛。

    她睡不着,顶着还没退的低烧从床上爬下来,一瘸一拐地去拉窗帘。

    外面烟雨一片,她打了个冷战,回身的时候看到床头柜子上反射着一点蓝光,眯起眼睛瞧了瞧,竟然是昨晚扔出去的玻璃吊坠,绳子换了,换成了一条白金链子,安静地躺在柜子上。

    “这个……”她皱着眉把链子抓在手里,昨天凌亦深的话开始在耳边回荡。

    “荣浅浅,这颗吊坠是我送你的,是我!”

    “就在锦城湾的沙滩上,我找了一个下午,好不容易找到一颗蓝色的玻璃,磨了一晚上才磨出挂绳子的孔,用奶奶栓佛珠的红线穿了,一大早交在你的手里,你忘了,你都忘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