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南极底下有什么最新章节!

    “妈呀,我真的看见外星人了!”,一时没有忍住的杨石直接叫喊出声,随即发现时机可能不太对,又赶忙双手捂着嘴巴,还偷偷瞄了一眼前面的那个声称不是地球的生物,现在还摸不太清楚它的脾气,还是保持低调的好。

    其他星系?生命星球?更为高等级别的生物?这一路的旅途真的似乎越来越玄乎了,让陈河都有些觉得这一切很不真实。

    而它接下来的话也很好的解释了陈河脑中的猜想,“这些都是我的族人,虽然看不到表情,但却能听出一丝的孤独”。

    “我们是从一个遥远的星球过来的,并不属于你们概念上的银河系,星球之战的开启,没有谁能幸免,而坎加就是整个战场的中心,他们觊觎我们奇特的能力,无数族人因此丧命,现在看到的,估计就是所有的坎加星人了,集整个星球之力,输送了世界的希望,也就是我们一行人,而是中途飞船动力系统出了问题,不得不紧急迫降在你们现在的星球,没想到一待就是以亿为单位的,久到早已忘了家乡的模样”。

    什么!听完它的话,陈河感觉自己的大脑运转速度有些跟不上了,难道说这个竟然是活了无限年岁的老怪物?

    应该是察觉到了后面人的异常表情,可能觉得时间充分,所以并没有急于答复什么,而是慢慢的继续朝大树走去,抬头仰望着那些熟悉的面孔,它继续通过脖颈上面疑似翻译机的设备表达着,“我们的家乡有你们现在所在的星球数个大,看到我头顶上面这块晶石了吗,那里蕴含了不计数量的这种物质,而它就是我们族群赖以生存的食物,而有了这个东西之后,我们理论上可以做到不死”,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后面几个人的嘴巴已经快成了一个圆形了。

    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永生,竟然就这么赤裸裸的摆在自己的眼前,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个概念。

    难道连物竞天择的观点也是错的?不然这个世上怎么会出现了这么一批妖孽的存在,还是说本就有一个上帝的存在,故意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造了凌驾万物的生命出来。

    “有得有失,我们的自由也恰恰因此限制住了,因为其他地方从来都发现同样的物质,而如果超过一天没有接受它的养分,我们的生命就会出现威胁,而不死并不意味着永远可以活下去,而是赋予了我们无与伦比的恢复能力”,听完这样的解释,陈河心理还稍微平衡了一点,不然的话整个宇宙还不得被它们给占领了。

    旁边的人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要说变态的恢复能力,他们团队里恰恰就有这么一个人,不过这样奇妙的过程也就看过那么两次,直面的感受就是伤口愈合速度比较快,因为没有尝试过,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它口中断肢重生的水准,还有,这个特殊材质的石头,是不是对陈河同样有什么效果,或者他有可能是这群生物的后代?杨石用力的拍了拍脑门,这都想到哪里去了,连陈河是外星人都想到了,看来是最近休息状况实在太差了,思路有些混乱。

    “而资源总有用尽的时候,再加上并不和谐的星际关系,先辈们就一直在谋划着寻找替代品的计划,而不知道经历的多久的岁月,终于出现了转机,一个小队在某个遥远的星域发现纯度的物质,似乎对我们自身的需求同样有效果,在收到消息的当天我们的家园就被数个星球联合攻击了,一瞬间哀鸿遍野,大地四分五裂,曾经有一个传言,说当时离开的族人,透过飞船的透视窗,看到了一个燃烧起来的星球”。

    “我头上戴的这颗看上去不大的晶体,实则浓缩了不知道多少数量才形成的,即便是这样也耐不住时间的消耗,如今也已经接近枯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耗,后来从哪一代开始就有了你们看到的这种休眠的方式,自我封闭之后,能量的需求直接可以忽略不计,就形成了这种,一人在外面寻找契机,其他人暂且休息的模式,而我就是本次苏醒的人,当我生命快要终结的时候,就会唤醒下一个接班人,如此循环,直到找到可以离开这里的方法”。

    许是好奇心驱使,许是其他,陈河在这时候突然有了些疑惑,“家园都毁了,你们能去哪里”,听完他这个问题,那个蓝色的生物还没什么反应,后面的方卫东都吓了一身冷汗出来,这么敏感的话题,要是惹的这大佬不开心了,搞不好就被当做养分处理了。

    不过看前面那个蓝色的背影,并没有什么激烈的表现,不过可能确实触及到了心底的一些东西,这次它沉默了很久才再次开口,“之所以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局面,必然是那个探索小队里出了叛徒,故园是回不去了,但是那里的坐标还在,而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就是有朝一日,再次踏入星空”,说完之后,它转过身来看着陈河,这个举动让陈河有了些怀疑,难道自己才是整个计划的关键?

    他试探性的问道,“即便是找路,也要有交通工具吧”。

    陈河环顾四周,这里犹如一个被掏空的山体,视野之中能看到的也只有眼前这棵树了,那么它所谓的飞船呢?还是当时那个事故直接坠毁了,难道想自己做代言人?利用地球的人力物力去重造?随后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是事情,首先科技条件就不允许,还是说飞船一直都在,它们等的是其他什么忙东西,陈河看着一侧的湖泊,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这个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看来它并不想就这个问题给出解释。

    既然问了,就索性问到底,陈河认真的看着它说道,“那么我们呢,一路指引我们过来不会只是为了讲一个故事吧”。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