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我女儿是系统宿主gl最新章节!

    “那,那,北北可以出去玩了?”北北开心得眯起了眼睛,小脸上满是雀跃之色,却让司马赤灵的心动了动。自打出世以来,北北能够出去玩耍的次数屈指可数,平日里大多数时候都是被关在家里的,只有偶尔封清霜带着她回娘家时才能有机会出去玩,可这样的时间也不长,就因为她不能离原身太远,而原身又从来不陪封清霜回娘家,所以乍一听司马赤灵说要带她出门,北北乐得连小米牙都露出来了。

    司马赤灵点了点头,郑重地承诺道:“以后我会经常带北北出去玩的。”

    “粑粑真好!”北北吧唧一下亲到了司马赤灵的脸上,温暖柔糯的触感让心无旁骛的司马赤灵醺醺然不能自已,最后实在没能忍住,同样在女儿的脸上也亲了一口。北北咯咯地笑了起来,小手捂住了司马赤灵亲到的地方,似乎是在害羞。

    安汀的校裤被卷到了膝盖,独自飘在前头。她一边飘一边愉悦地环顾四周,仿佛从未见过街头的热闹景象一般。

    被困在小小的房间里那么多天,对于一般人来说的确是挺难忍受的,司马赤灵目不斜视,仿佛并没有看到什么异状。

    “师公,你说,当好学生就一定要很乖吗?”安汀忽上忽下地飘了一阵,忍不住又飘到了司马赤灵的身旁。其实她对于这位老师的伴侣还是很怵的,前几天见着她的时候,只觉得她阴郁又乖僻,等到知晓她有见鬼魂的能力之时,安汀又下意识地把那当成了世外高人的特立独行。

    “怎么说?”司马赤灵看了一眼这面露迷茫之色的少女,不急不缓地问着,听上去格外让人安心。

    安汀沉默了一会儿,忽而轻嘲一笑:“其实我有点不想回家。”

    “回家以后,我爸妈又要和我说一定要考第一了。”安汀的情绪有些低落,脸上也多了层阴翳,“其实我挺喜欢学习的,也知道成绩的重要性,可是我不想被架在那里。他们就知道让我考试考试,好像只要考到第一,其他就什么都不重要了。但凡我没考到第一,我就不是他们的女儿了。”

    她仰起小脸,魂体是没有眼泪的。过了会儿,安汀的语气又变得轻松了一些:“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早就想把校服剪成跟其他同学一样了,嘻嘻,这样露出小腿,还挺好看的。”

    司马赤灵摸了摸北北的小脑袋,在体外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灵气护罩,把炎热的暑气都隔绝在外。

    “你有和他们说过吗?”司马赤灵淡淡地别开眼,她没有见过父母,但也承受着长老们的期望,对于这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想法有所了解。

    安汀想了想,又低下了头:“没有,我不敢。”

    “那你回去以后可以试试,反正死都死过了。”司马赤灵可不会说什么安慰人的话,愿意送这生魂回去,也多半是看在了女儿的面子上。

    安汀眼神惊愕,继而忍不住笑出了声:“师公说得对,反正我死都死过了。”

    到了安汀的家中,安汀飘上去一看,家里竟是空无一人。她有些慌张地飘下来告知了司马赤灵这件事,北北先蹙起了小眉头,求助似的看向了司马赤灵:“粑粑,怎么办啊?汀姐姐的粑粑和妈妈都,都不见了吗?”

    “估计是在医院。”司马赤灵这回不忙着走了,她打了个电话给封清霜,作为班主任,她肯定知道学生被送到哪里去了,相反地,如果直接打给安家父母,他们说不定会把她当成骗子。

    “喂,是北北有什么事吗?”封清霜的嗓音有些疲惫,语气中满含担忧。司马赤灵可是难得会打她电话的,上一次的时候还是她欠下巨额债务之时。

    司马赤灵捂住了北北正要出声的小嘴,平静地问道:“你知道安汀在哪个医院吗?”

    “你怎么会认识安汀?”封清霜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变得防御性十足,一点口风都不露,“你问这件事干嘛?”

    司马赤灵有点不耐烦了,从来都是人请着她捉鬼的,难得她主动帮别人一次,居然还被质疑了,而且质疑她的还是身边的人。但是想到自己现在这身体做的好事,她又只能按捺住性子:“她是不是昏迷好几天了?我能救她。”

    封清霜那边的声音静了静,她似乎是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嗓音也压低了一些:“你说得是真的?”

    “粑粑,你不要和妈妈吵架好不好?”北北倚在司马赤灵的肩上,听着两个大人的对话,眼睛里水汪汪的,盛满了胆怯与担忧。

    “北北乖,我们没有吵架。”两个大人异口同声地说道,而后又同时轻哼了一声。

    “可是,可是,你们就是在吵架。”北北的语气很急迫,她哀求地看向了司马赤灵。

    司马赤灵也没想到这三岁的孩子会这样敏感,她平复了一下心情,表情温柔:“放心吧北北,我只是和你妈妈在商量事情,真的没有吵架。”

    封清霜那头没有反驳,似乎是默认了这件事情,她换了个问题:“你们在哪,我过去找你们。”

    司马赤灵刚要回答,话筒中却又传来了一道男声:“封老师,你要出去?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吴老师,就不麻烦你了。”封清霜拒绝了对方。

    “不麻烦,不麻烦,我正好也要出去一趟。”男老师的声音中满是热情,似乎还要纠缠下去。

    司马赤灵直接报了地址挂了电话,她也不明白自己的脏腑里怎么跟着了火似的,就是不想再继续听到那头的对话。

    脸颊上又传来了软软的触感,北北一手扶着司马赤灵的肩膀,一手抚摸着她的额头,娇软地说道:“粑粑,不气哦,北北会乖乖的。”

    另一旁的安汀却心虚地看向了天空。魂体的耳力极好,她也听到了封老师和吴老师之间的对话。吴老师是他们班的物理老师,三十来岁,单身,长得还很帅,不少同学都很喜欢他,也知道他对封老师很有好感。

    说实话,封老师的家庭情况他们都是不清楚的,因为封老师从来不说起自己的家事。而同学们又只知道她向来是独来独往的,自然就下意识地把她也当成了单身的。两个老师,一个帅气一个美丽,脾气都还很好,如果他们能够在一起的话,大部分同学都是乐见其成的。

    哪知道封老师不仅不是单身,反而连孩子都有了啊!要不是自己亲眼见到,安汀也不敢相信这件事。

    司马赤灵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面纠缠太久,她把北北放在地上,和她玩起了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司马赤灵出了剪刀,北北出了布。

    “耶!粑粑赢了!”明明是自己输了,北北却笑得比自己赢了还要开心。

    “这么高兴?”司马赤灵用指头戳了戳北北的掌心,又在她的腰际挠了挠,逗得她笑个不停。

    “因为,因为,粑粑坠厉害!”北北躲着司马赤灵的偷袭,小身体扭啊扭的,站都站不住了,身体直往地上倒。好在如今司马赤灵的力道大了许多,这才能单手扶住她的身体。

    听着北北的小奶音,司马赤灵总算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她笑意嫣然地说道:“坠厉害?”

    本想调笑一下北北这不标准的普通话,没想到北北却是绷着小脸,严肃地点头:“粑粑就是坠厉害!”都可以把她扛起来呢!

    这熨帖的小言语啊,真当是暖人心脾。司马赤灵又和北北玩到了一起,没注意到一旁安汀艳羡的眼神。

    没过多久,一辆出租车停到了他们的身旁,封清霜匆匆忙忙地下了车,见到蹲在地上的司马赤灵和笑得小脸通红的北北,脚步慢慢迟疑了下来。

    “妈妈!”看到了封清霜的身影,北北连游戏都不玩了,高兴地抱住了妈妈的腿。

    封清霜的眼神瞬间柔和了下来,她伸手摸了摸北北的后背,意外地发现竟然没有汗珠。

    “北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