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豪门式离婚最新章节!

    喜宴上,一对新人刚刚交换了婚戒,在热烈的祝福与欢呼声中依次给各桌宾客敬酒。

    在路过一桌宴席时,新郎端酒的动作无端一顿,目光定在了一个人身上。

    那是个外表清俊文雅的青年,一袭得体妥帖的西装,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优雅而自然,风度翩翩,令人心驰神往。

    他正微笑着冲新郎遥遥举杯,而后干脆地一饮而尽。

    新郎:“……”

    “老公?”

    新娘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怎么了?”

    “……不,没什么。”

    新郎道,“我们先去那边吧。”

    他温柔地携着妻子走向另一边,在他们身后,青年收回视线,放下了空酒杯。

    他看了看时间,起身,在一片热闹与喧嚣中独自离开了酒店。

    滴答,滴答。

    三月正是多雨的季节,楚茗撑着一把雨伞,站在酒店的台阶上看雨珠成串坠落。

    一辆黑色轿车破雨而来,稳稳地停在酒店前。

    楚茗弯腰坐进轿车后排,那里早已等着一个面色冷淡的男人,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回来了?”

    他没有睁眼,嗓音低沉磁性,透着令空气微颤的力度。语气却平淡如水,听不出明显的情绪起伏。

    楚茗“嗯”了声,纤长眼睫微微垂落,他的视线停在男人手上。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指间有一枚银白色的素圈戒指,款式和楚茗戴着的戒指截然不同,因为那不是他们的结婚戒指。

    人人都说楚茗嫁给白轶是因为白家的权势,而白轶有个高中相识的白月光,彼此相爱多年,因为楚茗的介入才分手。

    楚茗很赞同这个说法,如果白轶不爱那个白月光,也不会一直戴着这枚戒指。

    白月光送他的戒指。

    “送我到家就行了,谢谢。”

    昨天没怎么休息好,楚茗轻叹口气,仰首揉了揉眉心。

    他靠在座椅上小憩了片刻,直到车子停在家门口才睁开眼睛,撑伞下了车。

    雨水沿着伞面珠链般坠下,楚茗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身道:“对了,你今晚有空吗?”

    白轶闻言漫不经心地看了眼自己腕间名贵冰冷的手表,道:“有个会议。”

    楚茗笑了笑,不再说什么,返身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踏入了如织的雨幕之中。

    黑色轿车里,男人隔着一道车窗注视远去的楚茗,直到青年欣长挺拔的身影消失在别墅的大门之后,他才平静地收回了视线。

    “回公司。”

    ——

    别墅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人,楚茗随意地将湿淋淋的雨伞放进玄关的伞架,一边整理袖口一边快步回到了房间。

    他简单地洗了个澡,热水将一身湿润的水汽冲刷干净。楚茗舒了口气,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

    床头的手机刚好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熟悉的名字,而他刚刚和那个人见过面。

    水珠沿着湿润的发梢滴落,在手机屏幕上溅开小小的水花。楚茗随手拭去那抹水痕,拿起了手机。

    电话接通,他略含调侃之意道:“大喜的日子,不多陪陪新娘子吗?”

    “……”

    那头无言数秒,而后低声道,“阿茗,抱歉,我不知道他们也给你送了请帖,我……”

    楚茗单臂撑着打电话的那只手,往床头一靠。

    “你确实该道歉,不过不是对我,是对你的妻子。”

    他道,“今天是你的婚礼,还有提醒一下,我们分手已经三四年了。”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你我早八百年就掰了,现在哪来这么多旧情可念。那边的人也听懂了,急道:“可是,你明明提前离开——”

    “哦不好意思,”

    楚茗道,“那是因为我和白轶约好的时间到了。”

    “……”

    那边不吭声了。

    楚茗:“没话说了?没话说我挂了。”

    “等等——你知道的,我和她只是商业联婚,根本没有感情。”

    他道,“阿茗,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们——”

    “停,打住。”

    楚茗简单地做了个手势,“首先,我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其次,唐宋,别忘了你还是个成年人。既然你娶了她,就要拿出一点做男人的责任来,她是你的妻子,不是我或者其他人的 。”

    他不待那头的人急切地想说些什么,又补了一句:“最后一句,我要挂电话了。”

    唐宋本想辩驳,听到这话也只好悻悻收了口,停顿了几秒,似乎是斟酌最后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楚茗的目光漫无边际地在房间里游移,忽然落在一个地方。他开始向那边走去。

    双人床另一头,楚茗拉开床头柜,从柜子最深处取出一份密封的纸质材料。

    就在这时,那头的唐宋开口了。

    “阿茗,这么多年了,他……对你好吗?”

    楚茗正侧首用肩膀夹着手机,专心地解开密封袋。乍一听到这句话他先是愣了下,随后笑出了声。

    “果然还是要问这个问题,”

    他道,“怎么你们都觉得我过得很惨吗?”

    唐宋:“白轶但凡对你有半点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