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相公,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

    竹楼被烧毁,晓敏思来想去,还是分别给杨枫和白锅各一封信,简略的讲了下近况。很快,杨枫来信:烟花成功,借人一用。

    烟花成功了?晓敏高兴起来。为了这个研究,她绞尽脑汁,用尽了生平所学,好容易给了烟花李一个大启迪,如今研制成功,不可不称为一个重要的资源。

    但好消息传过来后,坏消息也接踵而至,白锅回信中提到有一个人闯进竹楼救她,受了重伤,晓敏想起青云少爷身上的伤,好像蛮符合白锅描述的。人家真的为了自己闯进火场,按理说,她是应该说谢谢的,可因为头一天回来的晚上,她就和他吵了一架,搞得她很难开口。原因就是因为她打地铺,这本来就是青云少爷的吩咐,青云少爷似乎是顾念她的伤,让她到床上睡,可她不想任人摆布,鼓着气就是不听,还揭短说青云胳膊受伤,根本就奈何不了她,她却忘了,自己也是个才被放血贫血正贫的厉害的人。结果被青云少爷用左臂夹了起来丢到了床上,青云少爷也生气的离开了,这些天一直睡书房。现在忽然告诉她这伤还是为她受的,这得让她多尴尬。

    安夫人听说了,就立刻带她去领了第二次刑法,让她在火红的炭上走了一圈,刑法后立刻给她抹药,仆人还称赞安夫人仁慈。二少夫人李氏特意过来冷嘲热讽了一顿,搞得不敢下床的晓敏立刻修书一封请白锅做了个轮椅整天晒太阳。萧红雨还是不理她,见了她就生气的离开,这倒给她提供了一个安静的环境。只是多少心里有点难受。

    她还在想如何再和青云少爷搭讪,青云少爷先找到了她,推着她的轮椅道:“今天,我带你去拜会一个人。”

    长安城人人都知道,有一个国家的王子来到长安城,等着觐见宫里的皇帝。传说这个王子的国家以火为父神,以光为母神。作为王子,他在隆重场合和节日里都要在眉毛中间画一个太阳。他每次出行,总有一群好热闹的百姓围过来,争相观望一个信奉太阳的人是什么样的?如果他知道中华有个后羿射下来九颗太阳,会是什么样的反应。通常,这个王子很少出门,就算出门,也是坐中原的轿子不露头,轿子前后一般都是精壮的青年,很少有女人。传闻他基本不近女色,是个很端庄的人。事实上,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个王子,是个喜欢男子的断袖。

    杨枫将手表扣在手腕上,慢慢抬起手臂,将它贴在耳边。“滴答,滴答,...”

    他的面上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又喝了一口酒,然后,盖上。

    “哎?不喝了?”他仿佛看到一个紫衣女子坐在对面,眨着一双大眼睛望着他。

    “好东西,自然要慢慢品尝。”杨枫总算肯站了起来,低头俯视着晓敏,笑眯眯的:“今天我要做一件好玩的事,可惜你不在。”

    晓敏也笑眯眯的:“我等你做完了跟我讲。”

    杨枫掂量了下,缓缓道:“就怕再见时,讲起来就不好玩了。”

    晓敏道:“我可以假笑。”

    杨枫爽快道:“你都这么不容易了,我还有什么犹豫的,走了先!”

    杨枫背上一捆奇怪的东西,摸着腰间的桂花酒,目光里满是明亮的月光:“酒是我知己,知己在,豁出一条命又如何呢?”

    明月高悬,阵阵清风迎面出来,化为半天星辉。

    杨枫是精心打扮过的。一身蓝色华衣,银色花纹,头发梳得纹丝不乱,双眉斜飞。虽然杨枫不像萧青云那样皮肤白皙,双目大而有神,但英姿飒爽,难得一身男子气,女子自不必提,对于男子,想必是弯的都会心动吧?

    千月山庄,歌舞声声,主座上的王子靠着软塌,一旁半跪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轻轻捏着王子细长的腿,王子半眯着眼,几乎要睡着了。台上八位舞姬个个如花似玉,身材婀娜,但他偏偏不为所动。忽然,几个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台上舞姬花容失色,如花朵忽然落瓣一般飘落,向台下四散而去。王子精神起来,台上的黑衣人代替了方才的舞姬,在台上舞动起来,炫耀着他们健硕的身材。王子坐直,双目炯炯,看着看着,就不由向前倾身,面上露出痴迷的表情。最后,几个蒙面人扯下蒙在面上的黑布,露出一张张精致的脸。王子兴奋地喘着粗气,伸出手,犹豫不决的在几个黑衣人中来回徘徊,最终指着中间那个魁梧高大的道:“你,留下来,陪着本王!”

    那黑衣人迈着大步,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来到王子面前,单膝跪下。

    王子俯身,纤细长的手指在黑衣人脸上来回摩挲着:“你真好看!”王子柔声道:“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美人!”

    他的手伸进了黑衣人的领子。台上剩下的黑衣人叠在一起,在交织的乐声中散开,舞台之中,竟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白衣男子,头戴斗笠,执着一支玉笛,薄唇微动,飞声阵阵,在一群人中,翩然洒脱,美如丹青。王子的手不由一紧,正被他玩弄着的黑衣男子痛的呻吟一声,很是销魂。王子站起身来,伸着双手激动道:“美人,快过来,快到本王身边来!”

    杨枫立于风中,衣袂飘飘,长身玉立,和煦的微笑令王子内心春意盎然,一股暖意涌遍全身。“美人,过来吧!”他呼唤。

    杨枫躬身行礼道:“拜见殿下,在下听闻殿下对曲艺很有研究,许多名曲皆为殿下所创,心下将殿下视为知己。今日明月当空,愿为知己献上一曲,不成敬意,愿殿下笑纳。”

    王子道:“笑纳,笑纳,美人的曲子,定当举世无双!”

    杨枫端起玉笛,复又吹了起来,其曲调凄婉哀伤,乃是游子怀乡之曲,直听得这帮远离家乡的士兵仆从纷纷落泪,王子亦陶醉其中。杨枫忽然踩着一个黑人的肩借势跳到高处,借着搭建的巨大屏风和薄纱,他跳到楼宇的高处,从容坐下,头顶明月,遍身光华。笛声阵阵从上空流淌下来,直令人相思肠断。

    青云少爷一身宽大的汉服,盘坐在垫子上,一身华贵雍容之气,头发松散,他的面前是一个未完成的棋局,黑白棋子都摆在他的手旁,分明是一个人自弈。

    晓敏则不耐烦的看看手腕,忽然想起手表已经押出去了,只好无聊的喝茶。

    青云少爷道:“娘子,无聊,就过来陪我下棋吧!”

    晓敏皮笑肉不笑:“下棋当然要找个下不过的,跟你下棋太没劲了!”

    “你也可以看啊。”

    “看就更无聊了,那棋局还不如你好看。”青云少爷手一顿,又听晓敏接着道:“看你还不如我默默喝茶呢!”

    青云少爷脸黑了。

    这时,外面传来乱糟糟的声音,窗外传来响声阵阵,就听到有人喊着:“看仙人啦!”似有光芒透过窗户纸模模糊糊的掩映进来。

    晓敏一拍手:“好像有好戏了!我们出去看看。”

    “无聊”青云少爷摇头。

    晓敏抓起他宽大的衣袖:“你要是不出去,我轮椅被撞翻了,被人踩死了,你脸上可不好看那!”

    青云少爷摸摸额头,无奈的推着晓敏出来。就见众人簇拥着往外跑,根本没人搭理他们。

    青云少爷惊讶的看到,漆黑的夜空中竟不时迸发出五彩斑斓的色彩,似有仙女在苍穹中挥洒花瓣。

    晓敏笑着拍手:“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

    “这是什么东西?”青云少爷仰着脸,两只眼睛里满是绚烂的烟花。

    晓敏道:“烟花啊!这都不认得。”

    “烟花?那不是火药吗?据说十分危险,怎么...”

    “这你就不懂了!烟花之所以危险,是因为你们技术还不到位,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会做烟花的人,并帮助他改进了下,现在的烟花很安全的!你便尽管安心的享受它的美吧!”

    烟花很快便一个个消失了,夜空再次沉寂下来。

    青云少爷叹了口气,可惜,已经没了。他好奇道:“你懂如何制造它吗?娘子,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本事,是我不知道的?”

    晓敏笑道:“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青云少爷奇怪的看着她:“总觉得你......你是不是一直也在装傻?”

    晓敏摇摇头:“我这叫大智若愚,你这种凡人怎么能看透呢,还是不要猜测了。”

    青云少爷不再说话,抬头再次看了看,确定不再有烟花后,他拖着轮椅:“好了,没有好戏了!回屋吧,外面容易着凉。”

    晓敏颇为意犹未尽,也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道:“你说,他们说的仙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青云少爷摇头:“想必,是个奇人。”

    “肯定穿着白衣服。”晓敏猜到是杨枫,故意装作能掐会算的样子:“根据我推算,此人文武双全,一身白衣,如月亮下凡,必当光彩照人啊!”

    但青云少爷却警觉的皱了皱眉问道:“你说的事是谁?你是不是认识?”

    他知道自己在形容杨枫?杨枫坐在一处僻静的凉亭里,手担着膝盖,一口口喝着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