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相公,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

    侯府很快沸腾起来。

    三少爷的新媳妇,投河淹死啦!

    在侯府正热热闹闹的打捞尸体时,竹屋里的晓敏正缩在被子里颤抖着喝药。因为芽儿大病初愈,身子弱,晓敏让白锅看住芽儿别进来,免得被她传染。因此,现在坐在一旁,喜滋滋的看着她喝药的就只有杨枫。

    游儿喝了两口,苦的整个脸都快拧在了一起,就想把药放到一边,杨枫拿手一挡:“梁姑娘,良药苦口利于病啊!”

    晓敏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你倒是喝喝看啊?”

    杨枫摊摊手:“我又没病。”

    晓敏鼓着嘴,苦大仇深的盯着手里黑漆漆的水,忽然好想念阿莫西林。想起了阿莫西林,她就接着想起21世纪的好多东西,电视,冰箱,洗衣机,又想起21世纪的朋友,父母,想着想着,她就流出了眼泪。

    杨枫有些坐不住了:“哎,你别哭啊!不久喝个药吗?”他慌张的抬起袖子给晓敏,有些别扭的:“你擦擦泪吧?”晓敏将药碗递给杨枫的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在他干净的衣袖上抹了一把泪,然后还得便宜卖乖道:“难道你就没个手帕吗?”

    杨枫皱眉:“大男人要什么手帕?”

    晓敏振振有词:“我看很多文人雅士都有一块用来擦脸的。”

    杨枫松开眉毛:“我有一条,用来擦脸的,但洗澡时,我也用来擦全身,你要不要?”

    晓敏瞪他一眼,他反倒笑了笑,卷了卷袖子又把药端过来:“乖,喝干净了!”

    晓敏抿着嘴,重重接过来仰头灌到嘴里,继续瞪杨枫。杨枫全当没看见,伸手从晓敏手中拿过碗,晓敏忽然握住他胳膊俯身种种一贴,洁白的衣袖上瞬间留下了棕黑色的污渍。

    晓敏一本正经的:“知道你没有帕子的,先凑活用你袖子了。”

    杨枫再也绷不住了,拿着碗转身离开,带起一阵凉风,依然掺杂着桂花香气。

    杨枫的出现是挺让晓敏意外的。她一直怀疑杨枫是个外表人模狗样的跟踪狂,不然怎么会老碰到他?但白锅跟她解释,他和杨枫早就认识,而那个雨中的大风筝之所以能飞起来也多亏了杨枫。但在她心里,杨枫一直是个古怪的人。

    晓敏终于能美美的睡上一觉了!在侯府那一个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让它过去吧!从此,她和侯府再也不沾边了!

    半夜,雨声仍然淅淅沥沥的下着,睡梦中的晓敏有些冷,摸了摸,却什么也没摸到。

    一个黑影轻轻推开门,慢慢走了过来,站在了晓敏床边,摘下了湿漉漉的帽子。

    挺直的鼻梁,幽深的眸子,他笑:你果然没死!

    早先,他听说吴敏儿投湖了,他便不信。就算,这个假吴敏儿不似他以为的那么忠诚,也不会是这样的软弱。她怎么会投湖呢?既然她有能力逃出柴房,自然该想办法溜出侯府,她没理由死。

    晓敏抖了抖,蜷起了身子。青云少爷的目光从晓敏身上向地上飘去,果然,被子一如既往的留不住。他俯身拾起被子,向以往那样,轻轻盖在晓敏身上,晓敏得了温暖,情不自禁的抓住,却抓到了青云少爷的手。

    青云少爷的手是湿冷的,沾了来自外面的雨。

    晓敏皱了皱眉,挪开了手,抓住了被子,这才舒展开眉毛,扯了扯被子。

    晓敏的手又温暖又柔软,青云少爷看着晓敏,内心莫名有些悸动。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不惜制造了一个漏洞百出的死局来蒙混过关?我青云少爷岂是你想甩开就能甩开的!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放在晓敏的鼻子下面,晃了两下。睡意强压过来,晓敏梦到芽儿跟在她后面好奇的问:“姐姐,为什么你做的鱼是黑的!”

    青云少爷拉开被子一角,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将晓敏拉入怀中,抚摸着她黑漆漆的头发。来自晓敏的温暖透过层层衣衫流淌过来,驱散了青云少爷雨中的寒气,渐渐融化着他心中某个被遗忘的地方。

    他从不认为他喜欢晓敏。只是一见到她时她的强悍令他好奇,她为他出头与那帮人打架时令他更加好奇。他才想着,能把她拉拢过来也是不错的。他一直认为,他对晓敏的不过就是好奇以及得知她的身份后对她贫穷但逍遥的生活的向往而已。

    但此时此刻,晓敏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他觉得很安心,仿佛自己正是一个劳累了一天的丈夫,晚上舒舒服服的搂着老婆,等着第二天再一次的忙碌一样。

    晓敏呢喃道:“你若喜欢吃,我天天做给你吃吧!”

    青云少爷眉头一皱,搂着晓敏的手一紧,将晓敏箍在怀里。她这是要做菜给谁吃?在侯府,可从来没见她做过菜啊!

    晓敏似乎挣了挣:“芽儿,黑,是因为它被烧成了炭。”很明显,她烤糊了!

    青云少爷环着她的腰闭上眼,像是真的要睡一个一觉到天明的觉一样。

    但他只躺了一会儿。

    他小心翼翼的起身,利索的为晓敏掖好被角,在她唇间留下轻轻地一啄,便带上帽子离开。雨中的青云少爷再次被寒凉的雨冰冻,竹屋里的晓敏一觉到天亮,被子仍然掉在了地上。

    咚咚咚。

    “谁?”

    “我。起来喝药啦!”是杨枫。

    “忙着呢!没空见,再见!”

    “别这样嘛!芽儿会担心的!”

    “你不跟芽儿说不久行了!”

    “姐姐,我都听到咯!”

    “芽儿!”

    晓敏大喜之后又是大悲:“芽儿,你别进来!千万别进来啊!”

    “那我能进来吗?”隔着门板晓敏都能想象到他恬不知耻的笑。

    “好,你进来吧!”

    杨枫一身白衣翩翩进来,晓敏向外面望望再望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