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相公,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

    这天,天亮的特别早,晓敏睁开眼,只觉得浑身是劲。打开门,是朦胧的世界,抬起头,几点晨星闪烁着,晶莹的像是要掉下来。这是晴天的表示,晓敏的心情一下子振奋起来,她拼命地摇醒躺在地上睡得正香的青云少爷,见青云少爷目光迷离的看着她,一脸睡不醒的样子,她忽然觉得就算这个人脾气好,她也该找个借口尊敬他一下,思忖了又思忖,她开口道:“萧青云,我看你印堂发黑,怕是有什么厄运,保险起见,我们去算个命吧!”

    青云少爷伸了个懒腰:“算卦占卜之类,十之九不灵,娘子你信啊!”

    晓敏道:“反正是给你算嘛!”

    青云少爷微笑:“娘子还真是实话实说啊!”他坐起身来,一只胳膊压在膝盖上:“这雨刚停,路上肯定泥泞不堪,颠簸的很,万万不适合出行。”

    晓敏道:“谁说坐马车了!步行,还能多呼吸新鲜空气,愉悦身心。”

    青云少爷坚持道:“那更不妥了,会弄脏鞋的!”

    晓敏大白眼一翻:“要不,找人背你?”

    青云少爷见晓敏雪亮的眼神闪了过来,嗫嚅道:“也不是不行...”

    不行你个大头鬼!晓敏道:“说你胖你就要膨胀是吧,还想要人背!你要舍不得那鞋,就找双破的!”

    青云少爷坐在凳子上,耷拉着头,脚往凳子下缩,像是要和凳子融为一体似的。

    果然,凶,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硬的不行,试试软的吧!

    晓敏无可奈何,她一个人,夫人肯定是不会让她出门的!无奈,这个累赘是非带不可的!

    于是晓敏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摇着青云少爷的胳膊咬牙切齿道:“青云少爷,出去透透气嘛!只走青石路,才下过雨,保准半点泥都没有!”

    青云少爷被带的一晃一晃的,可仍然一脸不情愿。

    晓敏信誓旦旦道:“这样,我发誓,我保证不会弄脏你鞋子,连带着你衣服都不会湿!”

    青云少爷总算抬起头,委屈巴巴道:“快去快回,行不?”

    晓敏大方道:“行!没问题!”

    向夫人请过安,晓敏就暗示青云少爷提起这个事。青云少爷却惶惶不安,颤抖着双唇说不出话。晓敏装作牵着青云少爷的手,在唐朝,传统礼教还没那么变态,她在众目睽睽下牵青云少爷的手,看起来极其自然,看在眼里的人只会觉得此二人如胶似漆,然而晓敏却暗暗使劲,逼的青云少爷哼出声来。

    “怎么了?”夫人听到青云少爷发声,随口问道。

    青云少爷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想想想...”

    晓敏长叹一声,果然还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晓敏佯装娇羞的挽着青云少爷,眸子闪闪:“大雨初停,相公打算带我去郊游。”

    夫人听了,和蔼的笑道:“这很好,你们新婚不久,正应该一起出去玩玩。”她的鱼尾纹更深了:“青云,你先去准备,我和晓敏再说会话!”

    青云少爷哎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夫人招手示意晓敏过去,晓敏迈着轻快地步子上前,再次被老夫人抓起了一只手,老夫人拍着她手背,道:“你也知道青云的,老叫人不放心,你要看紧他,遇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都来告诉我,我才好给你们分忧啊!”

    晓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话听了一半丢了一半,管她说什么,能早走一步就早走一步。

    老夫人从自己手腕上脱下一个鸽子血的镯子,亲切的给晓敏带上,道:“这个镯子是我婆婆给我的,当时是一对,现在你和阿清一人一个。”阿清,便是侯府二少爷之妻,李氏。

    晓敏忙脱镯子:“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客气话还是要说的。

    站在一旁的管家婆婆笑道:“夫人给你,你就拿着,莫要再推脱了,夫人会不高兴的。”

    晓敏哦了一声,这时,李氏光芒万丈的走了进来。许是因为今天天气好,她穿着一身鹅黄的长裙,头戴金钗,打扮的十分精心。

    老夫人对晓敏道:“好,快去忙吧!青云也该吩咐好了!别忘了我的话,留神些。”

    终于解脱了!晓敏满面春色,对李氏简单行了一礼,算是招呼,李氏略一点头。擦肩而过的时候,或许走的太急,晓敏觉得发髻快被她颠歪了,就伸手扶了扶,衣袖顺着光洁的手臂滑了下来,正露出那鸽子红的镯子。

    李氏愣了一愣,鼻息里传出轻轻一哼。

    雨后的长安城碧空万里,楼舍掩映生辉,像是无穷旷宇下的一个精巧的模型。晓敏觉得自己似乎领略了点天圆地方的意境。

    今天李氏梳妆时,曾对着螺钿葵花纹铜镜里那张依然美丽动人的脸,长长的叹了口气。为她梳头的丫鬟钧儿最是明白她的心思。二少爷常年征战在外,极少回家,李氏进门三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眼见佳人易老,郎君不在,便整日难受了!,如今三少夫人进门,三少爷又常年在家。虽然三少爷懦弱,一直不受侯爷待见,但若他们生下一子,那地位,怕是就不同了。而她却只有干着急,守着空房盼着丈夫回来。这世界是何其不公平啊!建功立业的人聚少离多,游手好闲的人却能整天黏在一起,可不教人生气,教人不甘!

    钧儿执起李氏一缕长发,轻轻地梳着,边梳边道:“夫人真是漂亮,秀发乌黑透亮的,好不叫人羡慕。”

    “有什么用呢!该在的人不在,不该在的人却直晃悠。”二少夫人幽幽道。

    “说起来老夫人也真是偏心,因着三少夫人与她沾亲,就由着他们游手好闲。”

    听到这话,李氏气的眉毛竖了起来:“怎么能这么由着他们!相公为这个家在外风吹日晒,他们却在家挥霍无度,捡便宜吃软饭?”李氏越想越气,她想出门没人陪,顾及名声,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去烧个香礼个佛,而这个人,明明嫁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