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6.com,最快更新70年代知青养家记[女穿男]最新章节!

    杀千刀的……杀千刀, 那肘子比猪血还好吃, 怎么能让他们得了去?

    刘婆子愤然,想哄哄那傻旺,把肘子拿过来, 傻旺却见到她就满是厌恶, 还忍不住呸呸呸地朝她吐了几口唾沫。

    顿时,刘婆子恼恨得想张嘴辱骂傻旺,傻旺不等她开口, 他就龇牙咧嘴地向她做了一个鬼脸,一本正经道:“那些都是我的, 我的,不给你……不给你。”

    杨东岳真的是第一次看见傻旺这么讨厌一个人,想来这刘婆子没少哄骗傻旺,故意不给傻旺饭吃。

    否则傻旺那么心思纯净的人, 干嘛会对刘婆子那么极度反感。

    还有他也不想看见这刘婆子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怪让人心烦和憎厌,便连忙拉着傻旺的胳膊, 迅速离开了刘婆子的视线。

    刘婆子瞧他们溜得那么快, 瞬间一口气憋在嗓子眼,上不去, 下不来, 整个人都梗着脖子, 面色十分难看地在心里咒骂裘大壮, 还有傻旺和杨东岳三人。

    而杨东岳提着一篮子野猪肉回家, 以为自己会马上看到林秋珍非常欢欣地表情,偏偏他一进厨房,映入眼帘地是林秋珍一脸愠怒,当然在瞅见他手里那篮子野猪肉时,她还是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抹稍稍欣喜的笑容。

    “咋了,秋珍?”杨东岳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篮子放在灶台上,慢慢挪到林秋珍身边,问她。

    林秋珍啥都没说,直接打开碗柜,从里面拿出那罐子麦乳精,塞到杨东岳怀里,气恼说:“这刘婆子忒不是一个东西,我就说她咋那么大方,给咱这么好的赔礼,原来早就被她打开,偷偷尝了一点,你瞧这都受潮了,全结成了硬块,我都不知道咋整了。”

    闻言,杨东岳立马打开盖,往里仔细瞅了瞅,确实如林秋珍所说,这罐子麦乳精都因为受潮,黏在罐底,结成硬块,想喝它,还得费力用工具,把它砸碎,要不然不就浪费了吗?

    “那红糖呢!有没有受潮?”杨东岳是真没想到刘婆子这么精明和算计,给他们赔礼,居然都还耍些小心机。

    林秋珍摇头:“红糖没受潮,不过说是一斤,我看也就七八两,都被她用菜刀悄悄剁了一块儿,”说着,她还把红糖拿出来,给他瞧了瞧。

    这时候的红糖大多都是硬得像板砖,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出这到底有没有缺斤短两,被偷偷做手脚。

    杨东岳倒没有林秋珍那么气愤,大概他见识过许多像刘婆子这样小气又抠抠搜搜的吝啬鬼。

    有些一辈子都改不了那个德行。

    而事实上,他们还真冤枉刘婆子了,刘婆子自己都不知道那罐子麦乳精被人偷偷打开,她要是知道了,是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

    “也是我不好,我该当着她的面,把这罐麦乳精打开看看,要不然咱也不会吃这个闷亏。”林秋珍昨天一回来,本来想立刻给她妹子,还有三个娃冲一碗麦乳精喝喝看。

    却被那窝野猪崽子给转移了注意力,害得她都忘了这茬。

    今天才想起来,哪知道这刘婆子又跟她耍心眼,真是气死她了。

    杨东岳安慰道:“这不怪你,再说咱还是赚了,这红糖不是还能吃吗?”

    林秋珍白他一眼,说:“你啥意思,红糖能吃,这麦乳精就不能吃,要扔了。那不行,这东西太金贵了,秋桂和几个娃从来都没吃过这玩意儿,可不得让他们尝尝是个啥滋味。”

    “那你呢!你不也没尝过这麦乳精的味道?”杨东岳顺口回了一句。

    林秋珍不甚在意道:“我喝这玩意儿干啥,我又不长身体。”

    话落,杨东岳连忙扫了几眼她有些瘦弱,某些地方却意外丰满的身材,以及她那枯黄分叉的头发。

    心想:她要是多补补,那肯定会更加漂亮。

    毕竟林秋珍是柑家村出名的美人,经常被村里人,还有外村人褒扬,说她是柑家村的村花。

    以至于很多年轻小伙子得知她嫁给杨东岳这个下乡的知青,他们还常常背地里埋怨,说林秋珍好好地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里,关键这杨东岳在他们瞧来,是真配不上林秋珍。

    林秋珍自个儿很有自知之明,她长得好看咋了,还不是一个没文化,只能在地里刨食儿的农村姑娘,她觉得自己能嫁给一个知青就很不错,很有面子了。

    其他的她也不奢求,就老老实实过日子,把几个娃拉扯大,让他们都有出息,那她这辈子说啥也满足了。

    “东岳,你愣着干啥?赶紧给我抱几根柴禾,我要给富贵炖肘子吃。”林秋珍不知道这杨东岳的脑子都在想啥东西,可若是她真晓得了,一定会特别害羞地啐一口杨东岳,骂他死不正经。

    杨东岳回神,忙拍了拍自己的右脸,他发现自己竟越想越歪,难道变成了男人,这部分思想都靠下半身支配了吗?

    他摇摇头,急忙驱散自己脑袋里的奇怪念头。

    这炖肘子最费柴禾,林秋珍又让他多拿了几根,还有她为了能让肘子更入味,专门把家里一直都舍不得吃的最后一点散称酱油全倒了进去,把邓翠云心疼地直拍胸脯:“哎哟,你可真败家,那酱油咱还能吃十天半个月咧!”这还是她上个月好不容易省出一点钱,去供销社打得酱油,不多,就小半瓶。

    想着家里来客人啥的,或者他们有时馋了,拿酱油炖个菜,过过瘾也好。

    且他们平日里都是顿顿稀饭,得空了,腌一点咸菜和晒些萝卜干下饭。

    像煮干饭,炒小菜,只有到过年了才这么整,没办法,太穷了,穷到每一顿吃多少米,都要精打细算,害怕这顿吃完,下顿就没了。

    “娘,这炖肘子咋能没有酱油,等咱有闲钱了,再去供销社那里打一瓶不就完了,还有咱能吃上野猪肉,得多亏富贵,要不是富贵,那爹和东岳怕是回不来了。”林秋珍这么做,就是想犒劳傻旺,没有傻旺,那他们想吃肉,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即便他们有那窝野猪崽子,那也要等上几个月,等它们都长得肥头大耳,才好杀了吃肉。

    再说普通人遇上野猪,那都是能躲则躲,能跑则跑,要是一不小心就很可能被野猪给活生生咬死,且傻旺扛回来的那头野猪可肥可重了,她虽然没亲眼见识,但是她看林坤牛比划,便足够震撼和吃惊。

    那若是没傻旺帮忙和在场,他们可不就完了吗?

    邓翠云睨她一眼,佯装恼怒道:“我心疼一下还不行?得,就你能耐,那你自己一个人慢慢弄,我去给富贵洗衣裳。”

    林秋珍笑笑,不再反驳。

    一旁向杨文斌,杨文海两孩子学习烧火的杨东岳见状,却明白这邓翠云表面上和林秋珍斗嘴,心疼那酱油这么快就吃光了。

    实际上她是很大方的那么一个人,像昨天晚上,傻旺来他们吃饭,这邓翠云就主动把锅里剩得那一大碗稀饭全盛给了傻旺,她虽嘴上埋怨傻旺吃得多,让林秋珍赶紧把那野鸡蛋给吃了,她自己却没吃那野鸡蛋,而是怕傻旺吃不饱,直接把那野鸡蛋揣在他的兜里,让他饿了就吃几口。

    因此,她就是节约惯了,随口一说,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爸,抱……抱。”兰子一边啃着傻旺从山上带回来的刺梨,一边朝他颠颠地跑过来。

    杨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